Perkz和G2因违规接触选手或被多支欧洲战队起诉
发布时间:2018-12-26 17:55:51
Perkz和G2因违规接触选手或被多支欧洲战队起诉

外媒VPEsports报道,多支欧洲战队准备就G2在转会市场开启前违规接触选手一事正式向Riot方面提交诉讼。据悉,诉讼书中甚至引用了早在2016年的例子,并称G2的这种情况是“有组织的、多次暗中接触”。

VPEsports称本次诉讼的中心人物是G2核心Perkz,他在最近宣布了将在新赛季转型下路的消息。诉讼书称G2正是通过Perkz来私下接触其他战队选手,一位已经整理了诉讼书中相关证据的内部人士透露:“Perkz决定整个队伍的阵容,他选择自己想跟哪些选手共事,战队会让他跟选手接触,之后由管理层出面达成交易。”据悉,Perkz通过Skype、Facebook、Discord(国外一款语音软件,类似YY)和LOL客户端等多种渠道和其他战队选手进行私下接触。

本次起诉也让早在2016年的一次争议重新进入到公众视野。2016年11月,国外记者Josh Raven报道称Perkz曾积极地联系彼时效力于OG且尚在合同期内的Zven和mithy,说服二人加盟G2。(Zven和mithy在2016年夏季赛转会G2,彼时引起了不小的争论)。多方消息证实,尽管Perkz没有公开就此事收到处罚,但他在内部已经收到了警告且不被允许在未来有类似的行为。

尽管G2方面否认通过Skype群组招募选手的情况,但本次起诉中的两位诉讼方证实对方有该行为。

Zven和mithy/图:lolesports

另一件几乎成行的违规接触案和上单选手Odoamne有关。2016年年底,Perkz希望该选手加盟战队,两人曾在世界赛期间在举办地的一处游泳池内进行了私下交流,之后二人在线上亦有沟通(H2K在2016年世界赛中打进四强)。VPEsports在查看了相关Skype对话后不仅验证了事情的真实性,还发现了Perkz和G2管理层试图掩盖证据以至于避开Riot的处罚。

诉讼书中还提到了Perkz在Hjarnan和Wadid二人与原战队合同还有大约三周到期时违规接触的情况(Hjarnan和Wadid加盟G2前曾效力于ROC)。最初他们是通过Facebook进行接触,随后转移到了语音聊天以避免可能证明其违规的书面证据。

另外,诉讼书中还提及了AD选手Upset,虽然他从未在正式舞台上代表过G2出战,且只被任命为替补(2017年季中赛Upset作为G2替补AD进入大名单)。但据称,有人担心在正式官宣前,双方是通过何种渠道完成的接触。

VPEsports称,除了像聊天记录这些证据外,诉讼书中涉及到的各位选手需要向Riot方面提交声明以解释自己当初转会的理由。

Wadid和Hjarnan/图:lolesports

如果Riot希望让此事息事宁人的话,目前看来似乎已经闹到了公众眼前。11月23日,Fnatic创始人Sam Mathews发推称“one of the perkz of my job is I don‘t poach”(我工作最自豪的一点是我不会暗中挖人),这句话被认为是暗指Caps转会G2一事。不过相关消息人士并未提及这笔交易是否也包含在了诉讼案例内。

不过Fnatic和G2发生摩擦这件事还是会让人略感惊讶,早在2016年八月,G2的联合创始人之一Jens Hilgers曾向Fnatic的母公司申请了一笔贷款,并将这笔资金投入到了G2中。鉴于这种资本方同时在两支战队拥有资金的情况,Riot方面曾对Hilgers和Fnatic提出了警告。

“我不知道最终公众的指责会不会全部落到Perkz一个人身上”另一位消息人士称,“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觉得很不公平。据我的了解,一旦Perkz和选手牵上线,Carlos(G2老板)会出马完成谈判。G2觉得这种做法可以让他们全身而退,但其他战队已经受够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如果以上消息都被证实,Riot方面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尚不得而知。G2作为欧洲的代表战队拥有众多粉丝,而且刚刚通过了新赛季联盟制的审核,但有消息称,本次的诉讼方中也有部分战队同样通过了审核。

过去Riot对于私下接触的惩罚略微宽松。北美战队CLG曾鼓动教练Scarra不与DIG续约并邀请其加盟而被处罚,Riot对二人处以一万美元的罚款。而另一支北美战队TDK曾通过中单选手Ninja私下接触尚处在SSG合同期内的AD选手Fury,最终Ninja被处以两个月禁赛的惩罚。

目前G2方面否认曾通过Perkz私下违规接触选手。


推荐阅读/观看:99s http://www.30ok.net.cn/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