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一保护区为找普京放生老虎新增60台摄像机
发布时间:2015-05-05 14:25:54
黑龙江一保护区为找普京放生老虎新增60台摄像机

[摘要]萝北太平沟自然保护区原本部署了60台远红外摄像机。在找虎行动开始后,为响应上级要求,又迅速增加了60台,安装在林区各处。在“精心照顾”下,“总统虎”在中国长胖了。

黑龙江一保护区为找普京放生老虎新增60台摄像机

11月9日17时05分,萝北县太平沟自然保护区远红外线照相机拍到的“库贾”照片。

黑龙江一保护区为找普京放生老虎新增60台摄像机

今年5月,普京在俄罗斯阿穆尔州亲手放生了3只东北虎。视频截图

黑龙江一保护区为找普京放生老虎新增60台摄像机

11月14日,黑龙江省军区驻黑瞎子岛某部发现“乌斯京”的踪迹。来源:解放军报

黑龙江抚远县林业局正在紧密寻找东北虎“乌斯京”的踪迹。

这只跨境进入中国的老虎被国内外很多媒体报道为普京放生的老虎,即“普京虎”。而在今年10月,明确是由普京参与放生的三只老虎之一“库贾”曾进入中国,一度引发网友关注。“乌斯京”是俄第二只跨境进入中国的东北虎,它的到来再次让网友表达关注,认为当地的表现“过分紧张”。

南都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乌斯京”是今年6月在俄罗斯犹太州放生的。普京此前放生的3只老虎则是在阿穆尔州,其中不包括“乌斯京”的名字,也没有更权威的信息显示“乌斯京”为普京放生。抚远县林业局对南都记者称,他们也只知道是俄放生的东北虎,并不清楚是否与普京阿穆尔放虎行动有关。

阿穆尔州和犹太州均属俄罗斯远东联邦管区,与中国接壤。根据此前俄媒披露的信息,俄罗斯自然资源部老虎特别检察机关局长季姆琴科曾表示,在总统放虎行动之后不久,犹太自治州也将放生两只老虎,而这一切都是在“俄总统普京亲自监督的联邦计划框架下进行的”。

中国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发布的消息则证实,“乌斯京”是6月在犹太州放生的老虎。

一只由普京亲手放生

“乌斯京”的到来,让王哲云的心情沉重了几天。他是抚远县林业局党委书记,收到“乌斯京”消息的那天,他还收到了来自俄罗斯的提醒,担心发生意外。“俄罗斯专家说,‘乌斯京’喜欢到村庄等有人的地方活动。”王哲云告诉南都记者,近日有村民的牲畜遭到袭击。当地的寻虎人员正调查这种行为是否与“乌斯京”有关,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一定是老虎干的,也可能是山上的野猪下来了。

王哲云说,他祈祷这只是野猪的活动。在当地,老虎的到来也引发了其他人的紧张。林业局工作人员奔走在县内各家各户,提醒居民注意自身安全,同时呼吁暂停狩猎,以免吓到“乌斯京”。

“乌斯京”最近一次出现是在中俄交界的黑瞎子岛。根据G PS定位数据,“乌斯京”越过边境进入抚远境内。11月16日,驻黑瞎子岛某部的边防官兵发现了它。后经监控录像与现场取证,确认那就是“乌斯京”。“乌斯京“离开后,该部立即派出勤务组对其活动地域进行确认,并做好防护工作。

此时另一只真正由普京放生的老虎“库贾”正活跃在萝北县太平沟保护区的林间。它的到来带给保护区工作人员冯先生的改变,是观看远红外录像的工作量多了一倍。冯先生不希望透露全名,他所在的影像观察组分成两个小队,每四人负责60台远红外摄像机,每天要查看前一天晚上十多个小时的影像。

与其他工作人员一样,每天冯先生都在森林中度过10个小时以上,穿梭在林区各处查看影像,寻找一切可能由“库贾”留下的痕迹。林区的夜晚偶尔会落雪,雪晴以后,保护区工作人员就在皑皑白雪中进行巡护和调查。地上盖了一层积雪,厚的地方有四五厘米。太平沟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为22199公顷,保护区工作人员有25人。他们分组进行工作,其中8人观察录像,剩下的人员则进行巡护、调查。

林业部门兴奋又紧张

在黑龙江省的边界地带,两只出没的俄罗斯老虎让这里的林业人员显得不安。萝北县林业局局长陈志刚说,他也在监视“乌斯京”的动向,一旦进入他们的辖区,他们也要开始新一轮的寻找。

不久之前,“库贾”进入萝北县太平沟自然保护区,陈志刚就十分担心出现意外。

寻找老虎的过程是艰难的。10月2日,接到电话时,陈志刚好不容易听清楚,黑龙江省林业厅传来消息,说普京放生的老虎“库贾”进入中国了,要求各林区确保东北虎不因人为因素受伤,同时避免出现人身伤亡。这让一年多前才当上萝北县林业局局长的他感到紧张。“怕做不好,出意外”。

萝北太平沟自然保护区原本部署了60台远红外摄像机。在找虎行动开始后,为响应上级要求,陈志刚又迅速增加了60台,安装在林区各处。进入11月,萝北县太平沟自然保护区收到俄罗斯方面的消息,称“库贾”被定位发现活动在他们的林区。陈志刚称接到消息时有些兴奋,“要知道,我们这从来没有过老虎。”

萝北县自然保护区约有200多户居民,拥有上山狩猎的传统。得知“库贾”到来后,当地政府开始动员当地居民,让他们白天不要单独上山,晚上不要出门。“老虎比较内向,喜欢独来独往,夜间活动,又比较凶猛。首先得保护咱们老百姓别被老虎伤了。”陈志刚说,他们也怕人类吓着了老虎。

进一步的措施是,他们呼吁居民把之前安装在山上的捕猎器清除,以免“库贾”误入陷阱。尽管“库贾”脖子上戴着G PS定位项圈,但定位数据传输到萝北县林业局时,往往已经延时24个小时。陈志刚说,他通过私人关系和俄罗斯方面保持联系,以便于尽快了解老虎的行踪。

11月9日24时,保护区科员冯先生和组员查看影像时,终于看到东北虎的身影。画面中的老虎戴着项圈,撕咬着类似狍子的动物。陈志刚说,他接到冯先生传递过来的信息时,差点拍案而起。“太好了!”

不再提“放牛群”

当“库贾”进入萝北县境内时,曾在网上引发争议,有媒体认为中国民间有盗猎的传统,为此担心虎的安危。也有野生动物专家担心,这只老虎有1年半左右的时间是和人相处的,所以它的野外生存能力并不确定。进一步的质疑是,有媒体援引当地林业官员的话称,中方将释放牛群给“库贾”食用。这种“特殊照顾”被人解读为特权,并让网友感到不满。陈志刚也被卷到媒体报道的风口浪尖。

在太平沟的林业局工作人员看来,这让他们的处境显得有点委屈。如今,陈志刚不敢再提“放牛群”给老虎吃的事了。他透露,事实上“库贾”很有能力,能自己抓东西吃,山上野猪和狍子也多,够它吃。

盗猎者则让当地林区保卫人员感到不安。冯先生称,几年前保护区曾经存在偷猎现象。他不能想象,被放生的东北虎会成为这类事件的主角。“不管国籍是哪,它都是特别珍贵的生物。

从G PS的数据看来,“库贾”近日常在黑龙江岸边来回行走,或是等待时机,渡过黑龙江回到故乡。陈志刚介绍,黑龙江还有10天左右才会完全冰封。因此,“库贾”短期恐怕还不能“回家”。

“乌斯京”的到来,让舆论开始再次关注这批俄罗斯放生的东北虎的命运。目前,野生东北虎已处于灭绝的边缘。王哲云告诉南都记者,抚远县林业局甚至准备了六台汽车,和林业厅专家一起上山取证,但他们遭遇了大雪封山。王哲云说,这对老虎也有好处。至少人的活动减少了,它不会受到惊吓。

这一任务面临的另一困境是:抚远县的山上没有安装红外线摄像头。这是乌苏里江和黑龙江交界处的森林,拥有广大的面积,这意味着抚远无法像萝北县生态保护区一样及时监控老虎的踪迹。

截至发稿,抚远县还没有在林区中发现“乌斯京”,当地仍在紧张密切关注中。

事实+

“总统虎”在中国受优待长胖

从拍摄到的视频和照片中能够看出,普京放生的东北虎库贾比刚被放生时胖了一大圈,说明在中国境内吃得还是不错的。与此同时,为了照顾好库贾,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也是“蛮拼的”。用黑龙江萝北县林业局长兼太平沟自然保护区主任陈志刚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把它当座上宾,就差没当祖宗供着了。”

比如,从11月9日发现库贾后,当地林业部门就禁止附近居民进入林区,除了怕虎伤人,也是怕打扰到东北虎的生活环境。此外,当地林业部门工作人员也仔细清理了林区内的捕猎器材,防止伤害库贾。

当地林业部门还曾打算为库贾投食,但俄罗斯的专家专门致电中国动物保护组织,希望不要给库贾喂家禽类动物,避免使其野外生存能力退化,因此投食计划最终被取消。(腾讯新闻综合澎湃、国际先驱导报等报道)